我是怎麼以台灣人自居以及身份認同

螺絲

螺絲

 



「台灣」這個字是我這輩子最喜歡的字

我在澳洲工作時的一位日本好朋友回到日本了,他告訴我他正在寫他的自傳,因為出版社對他的經歷很有興趣,打算為他出一本類似自傳的書分享他的人生經歷,前陣子他突然傳了一則信息給我「Jeeennn!!!!I have a question!!What is your favorite word in your life? Jeeennnn!!!!有個問題想問妳,妳人生中最喜歡的字是什麼?」我在螢幕的這一端,看著這個跳出來的問句,腦海馬上跑出了一個字,但我先笑了他問這什麼怪問題,確認什麼字都可以之後,慢慢地把這個字打出來-「Taiwan台灣」,他告訴我他想在自傳裡面提到他的好朋友們最喜歡的字。「Yeah!! I know! I love Taiwan耶!我知道!我愛台灣」我看到他這樣告訴我。

在開學週的某個活動,我認識一位義大利人,聊得挺開心的,因為他喜歡騎單車,我告訴他,他必須來一趟台灣,聊天的過程中我說了一句「I am proud that I am a Taiwanese.身為一個台灣人我很驕傲」。這句話讓他很感興趣,因為他認為要能夠說出這句話,要對自己的身份認同很強烈才行。在那場對話之中我才想到,我從來沒有想過我需要對承認自己是台灣人感到猶豫,台灣是一片美好的土地、台灣人才真的很多,遍及世界各地、台灣民主以及能夠有同性婚姻這些事都是讓我感到深深驕傲並且願意大口談論的事情。

回到我寫這一篇文的契機,昨天我在自己的臉書分享了一個工作機會,是一個世界級的大公司,其中一位朋友就截了該徵人文裡面關於地區的描述然後留言在我分享的貼文上面,她截了這個這個部分’Location:Taipei Taiwan China’(工作地點:台北,台灣,中國),並沒有多加文字敘述,我猜測也許是想抗議國家的部分,於是我思考了一下這幾年在海外工作和旅遊的經歷然後決定把這篇文章打出來。

我從哪裡來

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必須選擇我認知上是錯誤的國家敘述,以往看到都是在註冊國外購物網站的時候,那些時候都覺得「啊,算了,又不是非得要跟你買」,摸摸鼻子就關上網頁不用了。然而並不是每次可以像這樣瀟灑得堅持。

我第一次主動寫信要求對方更正國家欄時是我第一次在新加坡要做執業登記,我寫信給該主管機關,用我當時破破的英文跟他們說我找不到我的國家的選項,因為他們把台灣誤植到別的國家下面了,應該是ROC而不是PRC(這是我當時的說法)。想當然爾,新加坡政府機關用了一封官方信打發我。事後又有幾次類似的狀況,是在考雅思的時候,我必須勾選「台北,中國」的選項才能成功報名。

在這些事情上面必須妥協的我就是認同我勾選的身份嗎?或是我應該要去抵制這些東西嗎?

對我來說,我堅持我的身份認同,但在這種無可奈何的事情上,例如大公司因為政治立場需要有不同的國家表現方式或是這種重要的考試文件,這些寫信吵了都不可能會改變又極其重要的東西我不會再花心力去做爭執,不過我會選擇以行動讓不同國家的人也和我有一樣的認同。

比起許多人,我很幸運地有很多機會和不同國家的人一起生活。上週我在排球隊裡認識了一位從莫三比克來的女孩,當她第一次說她是莫三比克人時,我還以為自己是不是把城市聽成國家,一直到我們變成臉書好友,我才發現這真的是一個我不熟悉的國家,在我認識她之後,我開始有機會去從她的敘述當中去理解,或是去認知莫三比克是個怎麼樣的國家,可能會有怎麼樣的人民。當我在澳洲工作以及像現在在蘇格蘭讀書認識了很多國家的人,當中也有許多根本不知道台灣是什麼地方的朋友,他們透過我的口述,透過我的照片,透過我做的食物,或是透過我的熱情去建構他們認知的台灣,甚至有些人可能會發現台灣和他們被描述的其實很不一樣。在開學週時我參與很多學校舉辦的社交活動,當我講到我來自台灣時,真的,不只有一個人告訴我他們有台灣朋友,並且告訴我他們對台灣的印象很好,當我聽到這些時,心裡真的得很感動,這樣人民對人民的國民外交真的是有效果的,這是也我一直以來很努力在做的事情。

我也在這幾年過程中認識了許多來自中國的好朋友,他們和我以前想像的中國人很不一樣,有些人好像本身就和我的看法一樣,有些雖然和我有不一樣的政治認同,但透過交流,我學習到不同角度的觀點,而不只是單方面的看法,去理解不同政治立場的形成原因。我在墨爾本的維多利亞女王市場搭訕了兩位中國人,然後不小心討論了一整天的政治,其中一個男孩子還和我分析了明年的總統大選,分析得十分詳盡,對此他很開心終於有個台灣人可以聽他分析的東西以及有個人可以驗證他得到的資訊。我在澳洲的室友們也是中國人,他們真的是我在澳洲一年遇見最天使的一群人們,還記得我們很常討論有個海峽兩岸的節目,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中國有專門講台灣的節目,他們告訴我他們的家人到現在都還是很關心兩岸政治而且會準時收看(長輩們的觀念就比較守舊)。我也曾在峇里島認識一位很酷的中國人,他點出了許多中國人對「民主」的定義在基礎上就不一樣,所以常常會發生「談話而不是對話」的狀況,因為有些觀念在被灌輸時就已經是有出入了,在這樣的背景下不管是再小的政治交流對話都會變單方面的談話。

此外我認知到身份認同是很個人的事情,當你展現自己是一個台灣人,也認同自己是台灣人時,那麼別人給你什麼標籤都沒有用。其實不只是台灣,世界上任何移民族群都是一樣,只不過台灣在這個議題上又多了一點政治色彩。

總之把「台灣」推廣出去,變成許多國家的人也認同的字是我覺得很好的方式,讓世界看見台灣,用實力去描繪台灣在大家腦海裡的印象。如果沒有機會這麼做,我認為關心政治,行使自己在民主國家擁有的投票權也是很簡單的愛台灣,一點小心得。

關於圖

首頁的圖有個小故事,2017年6月的時候中華男足來到新加坡比賽,我買了觀賽球票,也想辦法去弄了一面台灣國旗要幫中華隊加油打氣,但是在過安檢時,安檢人員看到我包包裡面有台灣國旗,便禁止我帶進去,當下差點和安檢人員吵起來,心裡覺得非常委屈,我必須先把國旗放在外面才能夠進去,我看到地上有數十面台灣國旗被放在那裡,比賽的過程中只要一有人拿出偷藏的國旗都會被請出去,一直到我看到這位先生走到我前面一排,慢慢坐下,因為國旗是穿在身上的,保全不能請他脫掉。我當下真的感動萬分,他是位白人,中華隊贏球的時候也認真的吶喊,瞬間讓我忘記我入場前不能帶國旗進來的委屈。如果我當時因為賭氣沒有進場為台灣加油,我想我不僅沒辦法看到台灣贏球,更沒有機會了解這種一個外國面孔的朋友是如此支持台灣的感動。

在這之後的每次離家,行李永遠都有一個位置是放我的國旗和我準備的一件印有國旗的衣服。

如果看完我的文章想和我討論更多,歡迎利用粉絲專頁「SpongeRose海綿螺絲」的私訊或留言功能和我聯絡!(粉專聯絡可以回得比較快一點)https://www.facebook.com/spongeros

可以找到我的平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