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槓/潛水長與潛水教練

螺絲

螺絲

一年前我辭掉在新加坡當放射師的工作,出發到澳洲打工換教練證,最後成為PADI的開放水域潛水教練。

這一篇想要聊聊我從潛水長到潛水教練的心路歷程。                                                        我的同學們(當時我們都是潛水長)

最近又有在澳洲打工的朋友私訊我關於打工換的內容,離我第一天去打工換證已經足足滿了一年了呢!中間收到不少人私信問我問題,還有一些甚至也真的出發去我同一間潛店打工,也順利拿到教練執照。我還記得我離開Ocean Quest(我工作的船)的最後一天,我在回程的路上難過到不行,在離別派對裡面,公司裡的許多潛水長跑來抱抱我,誠摯的謝謝我的指導,這些都是我在第一次,在墾丁體驗潛水的我沒有想過的。

最弱的潛水長,最努力的心態

當時在打工換證時,和同批的同學比起來我是最弱的潛水長,因為沒有用潛水長的身份工作過,對於應對客人,或是最簡單的導潛我都覺得稍嫌吃力。被日本教練罵完之後,再被澳洲教練念,裡面還有個不時追著我說「糟糕」的韓國教練。於是我每天做的就是列出我的一些小問題,像是「怎麼記珊瑚?」「怎麼導潛?」「怎麼找攝影師?」「怎麼走去特定的深度」,另外我開始觀察教練是怎麼組織他們潛水員,怎麼提振潛水員的士氣,怎麼鼓勵潛水員動作快一點,什麼時間點我要做什麼,我要怎麼做潛水簡報,怎麼用打氣機,怎麼設置潛水員的裝備,怎麼安排下水先後順序?

「啊原來Mel都是這樣跟OW學生講話的」「啊Kyle很受歡迎!原來是他會設計一些有趣的小練習!」「啊大家都很喜歡給Filippo導潛,原因因為他很幽默(很油),下水前都會和要帶的潛水員聊天」「啊Tom每次都很有效率是因為他在帶人下水前都會還有個迷你簡報」,每一天我都在觀察別人的做法,並想方設法讓自己也進步起來。

我曾經把潛水簡報寫成長篇逐字稿,就連“If you have any problem, please tell your instructor, we will take care of your problems. However, we cannot fix your marriage (如果你有任何問題請告訴你的教練,我們都會幫你解決,但是我們可能對你的婚姻問題無能為力)”這種笑話,我都會練習到說起來好像很自然,練習了一個禮拜之後我跑去跟我的supervisor(主管)說我想要做英文簡報,最後得到表現很好的回饋。

在考教練前兩天,其中一位義大利主管把我叫了過去,告訴我他非常驕傲能夠看到我的進步,祝福我能順利考過考試。

越是意識到自己最弱,就要比別人努力。


                                                            在海上的教練發展課程
 
 

『如果妳不能用教練的角度思考,妳就不配在這裡』

 
 

會突然想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想到這句話。

在教練考試之前,我們有將近三週的教練發展課程IDC(Instructor Development Course)。我幾乎是每天都在泳池裡待一整天練習中性浮力(因為考試場地的泳池非常淺,印象中是最高的地方兩米)。其中有三天兩夜住在我們的船宿船上開放水域的教練課,除了課程總監之外我們還有位會說三國語言的韓國教練當我們的助教。當時是凱恩斯的冬天,我們除了吃飯和睡覺的時間以外都是在海裡,(通常會待到有人剩快50 bar之後上來換個氣瓶再下),某一次下水我們做水底導航,我扮演教練的角色,其他兩位同學當學生,我指出了學生幾點的錯誤,像是帶指北針那邊要手肘垂直,要用自由腳(剪刀腳)踢算kick cycles,要轉對方向。

突然韓國教練叫住我,他看起來非常生氣,表示我有未指出的錯誤,當下在水裡,我真的看不懂他想說什麼。

於是他把我帶上水面告訴我:“If you cannot think like an instructor, you are not supposed to be here(如果妳不能用教練的角度思考,妳就不配在這裡)”原來當時我雖然指出了課本上的錯誤,但我沒有發現學生的上下起伏過大。當下我沒有任何難過的感覺,直到上船休息時我另一個同學(他是那位韓國教練鐵血教育訓練出來的潛水長)跑過來說:“Jen, I know you(Jen我能理解你)”我才難過得不小心哭出來,當下的想法是覺得怎麼自己好像還是做不好。

『如果妳不能用教練的角度思考,妳就不配在這裡』

韓國教練這句話影響我非常深,因為從潛水長到潛水教練,不僅責任不一樣,應該顧及的角度也相差很多,有時候會不理解教練「為什麼要做這個」,「為什麼不做那個」事後在自己變教練之後才發現是有原因的,因此我們很常開玩笑的說:「潛水長是自以為什麼都知道但其實什麼都不知道的角色」,因為大部分的潛水長都還是處於和有證照的潛水員相處的狀態,對於較無經驗的潛水員比較無法用引導教育的方式面對潛水員,或是對於狀況的判斷會因為大多和有證照的潛水員相處的關係而失準。韓國教練這一句話真的是當頭棒喝,我才知道,完成了訓練之後,責任就不一樣了。事後韓國教練被課程總監叫去罵了一頓,畢竟亞洲教育和西方教育有著很大的差異(西方人似乎無法理解這種鐵血教育),覺得有點對不起他。

事實上,在真正成為教練之後這樣的感覺更加明顯,因為正式進入職場,要帶的就是體驗潛水員和沒有經驗的考照學生(題外話:澳洲通常一個教練帶四個體驗潛水員,從帶兩個就歪七扭八,到可以一次帶四個體驗客人懸浮在珊瑚上觀看小丑魚是個很神奇的體驗和技能),常常突發狀況發生的又快又新,要怎麼顧及大全是每次下水都要稍微花點時間思考的事,再也不是只有怕會迷路或是怕找不到東西這種小事,更多的是,「我要如何成功的把人帶出去,再平安的回來」。

這樣的心路歷程真的很特別,甚至有一種好不容易爬上了目標之後馬上一切又要歸零的感覺。



教練與潛水長

成為教練之後的新手教練訓練期,訓練我的香港教練-Eunice曾經告訴過我『成為教練之後,這些船務並不是丟給潛水長就好,你還是要做』這位香港教練教會我對潛水長應有的態度,『我們都是同事,並不可以因為他們是潛水長而加諸很多事情,或是不幫忙他們做事情』,在我成為教練之後,我還是去幫忙守門(浪大的時候需要有人守著門,避免顧客跌倒出意外),也是會一起清面鏡,整理防寒衣,做著我有被付薪水而應該做的事情,同時適當的給予潛水長協助,我也會提醒潛水長們以後成為教練時,也要用好的態度對待協助教練的辛苦的潛水長們。或許是這些細節有被看見,離開澳洲前,這些潛水長們和我表示了感謝。

和一些理論深厚,經驗豐富的教練比起來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部分,但我覺得這樣的小小觀念以及做出來的行動,都能多少贏得後輩油然而生的尊敬。

不管是醫療業或是潛水業,我都感受到有「願意尊重和提攜後輩」的前輩的重要性,因為以身作則,這樣的觀念會被延續,會帶給工作環境正能量以及正向循環,在澳洲,我時常能夠聽到主管或教練針對你做好的事情加以讚賞,或許你會覺得,做好是應該的,但是這一、兩句的好話確實能讓我的工作更有效率,更有信心自己能把事情做好,更重要的是,我會覺得開心;若是闖禍了,也很少上對下的不理性責罵,會以解決問題為第一優先。

回到台灣之後,我也還是秉持著這樣的想法,用這個小小的念頭繼續擴散給學弟妹。

可以找到我的平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